球。



我沒有辦法想像事情會變的怎麼樣。

我一直在圓圓的球上行走,為的是追求那一點點的危險。
那會讓我很舒服,但也很失落。

我不能失去那種感覺,
當右腳往前走了一步,我的左腳,是的,是我的左腳,
奮不顧身的跟隨著,那會讓它很興奮。

我真的沒辦法想像事情會變的怎麼樣,
直到我悲傷的從球上離開。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