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


男孩,赤腳的走進門。
門外的太陽還是那麼耀眼,暖暖的,並不會讓人厭惡。

男孩跨過了門檻,
在木頭的門檻上留下了一根頭髮,他認為,這是代表來過這的証明。
『人們常常希望在別人的記憶裡留下什麼,當需要時,他便出現。』

男孩纖維的手順勢延著牆壁剝落的滑去,掉了幾片紅色的油漆片,
看在乾淨房間的地上格外明顯,就這樣,白白的,紅紅的。

這個男孩,選了房間的正中心站著,嘴角微微的上揚,眼睛還是那樣透徹,
尤其是在大太陽的午後。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