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日和。






手指頭融化了,在指間上。
悲傷精神衰弱,看見的是剩下的原形。

花的,綠的,醜的,美的。
知道的還有多少,一無所有的我們。
總認為閉上眼睛什麼都看不見,
總認為無知可以赦免原罪,
總認為過度悲傷後就是孤獨。

在那裡,所追求的在那?
自以為是的落下在現實的軌跡裡,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