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





我拿著槍抵著我的頭。
窗外的陽光刺穿了樹葉,鮮綠的。

頭一遭真正那麼安靜的望著時間,那是連續打了幾噴涕後才發覺。
自己的手不斷流著汗、窗外的風不斷的吹、行人不斷的往前走,
我聞到一陣濃濃的焦油味,還是一樣安靜。

我可以拿槍抵著我的頭。
希望給我帶點刺激,在我用力的回顧過去,
腐敗的、歡愉的、羞恥的、妒嫉的、光榮的、齷齪的,每一件重要變的不重要。
得到救襩了嗎?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