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了解“感受“是人生中一件很重要的事。




記得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每年家人總是會有固定旅行,我雖然跟去了,但由於叛逆的血氣在作祟,每次總是表現的興致缺缺,
不是爸媽問話不答理,就是拍照時不願微笑,搞得現在都在努力找回青春時期的記憶,更誇張的是,連看照片都只有片斷的影像。

剛進這社會大學時,一開始極度的不適應,不適應這社會的嘴臉、討厭用假面具和人打交道與一大堆眼睛長在頭上的人們。
久而久之,為了不讓自己受傷,便漸漸得開始封閉自己,拒絕把心給別人看。


【我們都習慣使用懦弱來摧毀自己的心臟。】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