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頭(美功 Maeklong 火車鐵路)

 

 


 

 

我在玩笑裡找到了解答。

 

生存遊戲是那麼刺激,我把小刀藏在自己的口袋裡,而你選了一條斷掉的舌頭,

在全都是木頭做的房子裡開始我們之間的戰爭。

 

 

起先,我照著媽媽跟我說的方式進行,叫我趴下身體耳朵貼著地板前進。

她說:【所有的恐懼都是從背後開始。】

所以我得好好監聽有沒有人靠近我的腳步聲。

 

 

我不知道他躲在哪了?而且他只選了一條斷掉的舌頭來當自己的武器,

一條斷掉的舌頭能拿來幹嗎?拿來拖地?還是當毛巾用?

在我思考這些輕敵的玩笑同時,伸手摸摸自己的口袋,確保我那厲害的武器還平安躺在口袋,我的耳朵還是緊貼著地板,深怕錯過一絲細微的聲音。

 

 

接著,生存遊戲開始進行。

我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吸引我注意的線索,包括在我面前快速走過的貓咪,說不定那是他派來的間諜,想要知道我到底躲在哪。

 

 




一切變得好安靜,似乎沒有任何會動的東西在我旁邊。

唯一只有屋子裡的光線,隨著屋外的太陽移動。

 

 

遊戲的時間越來越長,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凝結。

終於我受不了了,沒辦法忍受沒人出現在我身邊的感覺,

我想放棄這無聊的爛遊戲,口袋裡的小刀被我用力的甩到地上,發出尖銳的碰撞聲響。

 

 





他還是沒出現,而我開始想他了。

 

 



 

我歇嘶底里的吼叫著,不斷的在走廊上狂奔呼喊,為的是希望他能出現。但我發不聲音,一點聲音都沒有。這時我才發現我的舌頭不見了,嘴把裡那一條滑滑長長的東西不見了。

 

我沒有了聲音。

 

 


我開始大哭,眼淚一直從眼角流出來,源源不絕。可是我的嘴巴卻一點哭的聲音都沒有。

我難過的在屋子裡亂繞,還是無法發現他的蹤影,我好想他。

 

 

 

【我們只是交換片刻的聲音,這會有什麼傷害嗎?】他從衣櫥裡看著我對我說道,而手裡握住的是離開我嘴把很久的舌頭,原來一開始我就輸了,我還自以為是的以為擁有世界最厲害的武器。

 

我看著他,

起先是大哭後來慢慢轉為大笑,最後我們笑成一團,笑聲不斷的用力擠壓我們之間的空氣。

 

【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傷害吧?!】我笑著回應他,並顫抖著。

 

 

 



 

 

屋子裡僅有的陽光慢慢消失,而我們之間的笑聲卻環繞了整間屋子。



















======================================================================================================


























3月20日忠孝金石堂【曼鏡頭】分享心得簽名會~
讓我們一同探究鏡頭裡的時光。







跨界名人推薦

知名藝人
林依晨:「少宗是勇於在文字與圖像中冒險的大男孩。」

知名導演
陳慧翎:「他看見的多於我們所能想像…」

知名音樂人
陳建騏:「少宗的文字是一連串的底片。」 














網路書店(現正預購中):


(獨家限量贈品)



(獨家限量贈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曾少宗 的頭像
曾少宗

参拾後的雨男【曾少宗-フィガロ-Figaro】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