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帕瓦水上市集 ▎波波→→→04:10PM









隨著船隻滑行於河道上,特地請船伕開慢一點,我想好好地拍這些景色。不可否認地,泰國生活,已經跟觀光產業分離不了。
岸邊全是木製的水上店家,有的非常有異國情調,眼花撩亂的招牌佇立在建築物旁,琳琅滿目的雜貨等著被觀光客挑選……

水道上有很多小船停在岸邊,只要走近就能跟船家點食物,烤蝦、烤蛤、烤花枝、湯麵、粿條、蚵仔煎、椰子水等等,各式各樣好吃的東西。
起初,這些經驗像一種污染,後來我慢慢接受事實,或許這只是一種文明的演進,我學著從中撿拾我要的純樸感。



「人感」,這是我在逐漸現代化的水道上所找回的感覺。



船上,陽光耀眼,水面被木船劃出一條條閃亮的波紋,喧鬧聲也漸漸遠去,我只聽見木船的引擎聲與河水拍打岸邊的聲音。
這時,遠方傳來一個男人的呼喊聲,在木房門口前和狗狗泡在河裡,一起玩著丟球撿球的遊戲,感情融洽。
這畫面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寵物們,二隻黃金獵犬、二隻長毛臘腸、一隻金吉拉、一缸很多品種的淡水魚以及仍在老家的瑪爾濟思。
在台北工作這八年,平均每年家裡就會多一位新成員,
我很喜歡動物,特別是狗,但最近其中一位好友離開了我,那是養了十六年的瑪爾濟思——波波。
牠是我國小三年級養的狗,記得那時開心到不行,因為想養狗想了很久,
直到某天媽媽下班時抱回一隻白色毛茸茸的動物後,才完成我小小的心願。



牠是我的寶貝,最初到我家的那晚,因為不習慣離開狗媽媽身邊而發出嗚嗚的害怕聲,那一晚,我陪在牠身邊,直到牠睡著為止。
這十六年間,牠發生過兩次離家出走的事件,
第一次是幸運地在村子的公園裡找到,當時我急死了,瘋狂地騎著單車亂竄,不斷呼喊牠名字,
後來遠遠看到一個小白點在公園的蓮池潭邊移動,沒想到牠還在悠哉地散步,

那是波波第一次離家。




至於第二次真是老天保佑了。
某回牠從門下小縫鑽出去後,便徹底地失蹤。那時因為太想念牠,只要看到地上有一團團白色毛球就會哭。
過了一星期,我已經在心中宣告放棄,牠卻突然出現在村子的籃球場上。

起初,還以為眼花了,如果不是別人家的狗,就是我太想念牠而出現的幻覺。當我隨意叫了一聲「波波」,沒想到那白點朝我奔來,越來越近,
白點漸漸變成一顆大毛球,那是波波,波波回來了,而且還莫名奇妙地被洗了香噴噴的澡。








(波波12歲)






十六年過去了,因為持續在台北工作而很少回老家,和波波見面次數也少了,只能透過爸媽得知牠的近況。
年初打電話回家問安,順道問了波波好嗎?
我爸在電話那頭嘆了一口氣說:「可能撐不過冬天了,牠太老了。眼睛白內障看不見,而且不能自己排便……」
聽完他的話,我深呼吸了一口氣,默默做了牠可能隨時離開的準備。


我想一切是註定好的。
隔天,我弟打電話來,語氣沉重,波波似乎快死了,電話裡我可以感覺到另一端空間的靜默。
他鎮定地說:「我們決定要幫牠安樂死,昨天半夜,波波突然尖叫,牠似乎摔倒後就站不起來,全身不能動、不能進食,
又一直發出哀嚎,感覺很痛苦。如果明天還是沒好轉,我們會帶牠去安樂死,這是為了牠好。」




隔天早上,我爸打電話給我,說波波走了。
因為牠突然全身顫抖抽筋、小便失禁,帶牠到醫院險查的結果,是波波中風了,而且年紀太大、身體太虛弱,無法治療,最多只能再活兩天。
我爸為了不讓波波痛苦下去,決定安樂死。據他形容,醫生先幫波波打麻醉藥,藥效起來後再換打安樂針。

瞬間,波波就離開了。

爸爸說牠看起來像在睡覺,走得很安詳。當時他摸摸已睡著的波波,溫柔地對牠說:「謝謝你陪我們那麼長的日子,有你的出現真的很開心。
未來,希望你可以成為一個人,重新再和我們做朋友!」




那天,聽完爸爸跟我說完這件事後,我逼著自己繼續睡覺。
夢裡,看見波波在村子的籃球場上奔跑,白色的毛飄在陽光下顯得特別耀眼,黑色大大的眼睛與鼻子像是會跳動的小黑點,開心地一直轉圈圈,
像是要跟我說,謝謝你們的照顧,我也很開心有你們的陪伴,謝謝你們。



我在安帕瓦的河道上,安安靜靜地返回時光之初,這是我未曾預料的,原來旅行的每個環節,都能從中延伸出我內在的一小部分,
而此刻,波波便安靜地待在我的記憶裡,








不曾,也不會離去。













僅以此文紀念波波20100112














(波波13歲- 地點: 岡山老家)







(波波過逝前3個月。16歲)















========================================================================









        慢慢行經曼谷,慢慢咀嚼一座城市
  慢慢聽、慢慢看、慢慢想念
  慢慢生活,慢慢留下自己的身影……

  我們用一張照片懷念世界,世界以一幅景致為生命定格



  丹能莎朵、桑倫、安帕瓦、帕蓬、大林江、札都甲……所有景點皆是流動的視覺饗宴!
       一個勇氣,兩台相機,四隻眼睛,我用我的雙眼與鏡頭,寫下自己與天使之城的記憶!





  廿九歲這年,我選擇了一次對自己的逃亡,拋開既有的生活語法、慣性與規律,越過地圖比例尺上的小小距離,抵達曼谷,天使之都。
此刻可以沒有身份、背景,唯一的溝通是笑容。我已經不是我,沒有聯絡方式,僅只成為一名單純的旅人,享受孤獨,完全沈溺在自我的方向裡。
真正的旅程是沒有限制的,暗自取消時間的邊界,眼前所及盡是綿延的熱情——市集中的喧鬧吶喊、夜市裡的迷離色澤、街道上的擦肩問候,所有相遇過的孩童、船伕、小販,正在相遇中的溫暖與問候,以及即將相遇的對未來的想像……
情緒是我的鏡頭,在光圈、快門的細微變化中,尋找合適的焦距和定位。


  廿九歲這年,在曼谷留下了完整的足跡。這是一個傳統與現代文明正在不斷激盪的美好城市,天空靜藍,雲層像夢一般鋪在所有人的心上。
一路上,漫步過的角落,無不充滿親切的問候與笑容,無關膚色、國籍,那是曼谷人面對生命的一貫態度,放寬了心胸,一切都能找到解釋。
隨著他們緩慢的節奏,一步一步體驗城市裡的枝微末節,在帕克隆花市看見一朵花與陽光對視、在大林江聆聽船身滑過水面的溫柔、在考山路上與全世界的旅人共飲一個黃昏……



這是曼谷留給他的訊息,而我,
一邊感受旅行中的細節所延伸而出的知覺與觸感,一邊讓自己的心漸漸飽滿了起來。



跨界名人推薦

知名藝人
林依晨:「少宗是勇於在文字與圖像中冒險的大男孩。」

知名導演
陳慧翎:「他看見的多於我們所能想像…」

知名音樂人
陳建騏:「少宗的文字是一連串的底片。」






網路書店(現正預購中):


(獨家限量贈品)



(獨家限量贈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曾少宗 的頭像
曾少宗

参拾後的雨男【曾少宗-フィガロ-Figaro】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