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漬垢夏天。』






一個男孩正用煙紙捲著煙草。



因為風太大,
一些的煙草就跟著風吹散了。

男孩用手掌圍成個圈,
在火柴另一端用砂紙輕揮了一下,
橘紅色的小火柱即點燃了煙草。



『我看妳很趕,所以算了。』其實是男孩怕面對分離。



我們約在一棟叫十二星座的咖啡店。
門口有一條小小的玄關,
玄關的牆壁上到處是剝落的石灰片。

門裡聽到了70年代的西洋老歌,
是木匠兄妹的Another Song。


『你怎麼了。』我說。


我注意到男孩低著頭,嘴唇微微的唸唸有詞,
這樣的感覺,很像是男孩在對我下咒語,
希望可以不要離開我。


白色的煙霧很快的瀰漫在我們周圍,
『我覺得她還是愛你的。』我帶點失落的口吻說。


『…。』


男孩的眼神沒有一定焦距,
眼珠在眼框裡不停的翻轉,
找到時機時便偷偷的往女人臉頰看去,
深怕錯失掉什麼。



我手指頭上的指夾油因為日曬而褪色,
鮮紅的指頭上露出幾塊白色的肉,
用牙齒不斷的試著剝落指夾油。


我以為所有的談話都已經結束了。


『我的天ㄚ。』男孩突然大叫。
一隻貓咪突然的跳到男孩的腿上,
好像有靈性一樣喵喵的叫,
煙灰被嚇的彈到地毯上。


這種感覺來的太突然,
便懶得理會。



『妳走了以後我會想念妳。』男孩冷靜的說。


我沒有說什麼,
只是坐在那裡,
盯著蠟燭上的火燄,
隨著風而不停的擺動。



『來吧,我們走。』
男孩抓起我的手,
把我帶到一條石子路上。



這條路通往房子後面的小山丘。



男孩緊緊抓著我,
甚至弄痛了我的手指。

『你弄痛我了。』我忿怒的說。

因為露水而濕滿臉的男孩鬆開了手,
沒有道歉,
只是一直往前走。



原本燈火通明的市集漸漸的暗下來,
化成一片黑暗,




我們走了很長的一段路,
沒有半句話,
只是感受著星光的寂靜,
聽著寒風吹過樹梢所發出的悉簇聲,




在黑暗中。

濕潤的手指不斷的撫摸我的臉,
『我不會忘記妳的。』男孩低頭說著。




男孩把我的手拉起來,
伸進襯衫,
我被風吹冷的皮膚終於有了溫度。


我閉上眼睛,
感受每一個從我身上滑過的動作,
男孩挨近我的身子,
用帶點潮溼而有熱氣的渾厚手掌撫摸我的鼻子,
我也順從他這樣做。




這時,
男孩施了點力,
我以為他是想擁有我才這樣做,




『…。』



我大聲的尖叫著,
像受驚嚇的野獸般亂叫掙扎。

男孩的手掌壓在我的口鼻。

我不能呼吸,
唾液延著颤抖的嘴角流下,
眼睛因為缺乏氧氣而佈滿血絲,
指頭像是羊癲風發作的病人扭曲。






空氣中凝結了夏天才有的涼意。
『妳走了以後我會想念妳。』


蒲公英的種子正從我的頭髮邊飄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曾少宗 的頭像
曾少宗

参拾後的雨男【曾少宗-フィガロ-Figaro】

曾少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